從春秋到戰國,周王室的地位發生了變化?本質上已有明顯不同

從春秋到戰國,周王室的地位發生了變化?本質上已有明顯不同

序言:

周朝分為西周和東周,東周又分為春秋和戰國。

西周時期,周朝的君王一直保持著自周朝建立時而具有的權威,是名副其實的天下宗主。

當西周滅亡,周平王繼位而東遷都城之後,歷史進入了東周紀元,而周王室也開始衰弱,伴隨著天下諸侯的並起,周王室也只保有天下共主的名義,而無實際控制時局的能力。

與此同時,一些被稱之為蠻夷狄戎的部落在中原文化的熏陶下或者其它因素的影響下,實力也有了不小的提升,開始對中原形成威脅。

而中原各國也因為國內實際情況的不同,導致出現了社會經濟水平發展不均衡的局面,繼而爆發了諸侯國之間長期的兼并戰爭,最終中原大地上形成了戰國七雄相互爭霸的競爭局面。

那麼從春秋到戰國,周王室的地位發生了變化?其實在本質上已有明顯不同。

本篇筆者就分春秋和戰國兩個時期和您聊聊究竟有何不同。
春秋戰國時期的竹簡
春秋時期周王室地位的變化。
周平王能夠繼位,和諸侯的擁立脫不了關係,這就導致了周王室在西周時期號令天下諸侯的能力受到了削弱,進而導致了其地位的變化,最為直觀就是周王室的權威受到了挑戰。

而在更深層次的社會制度,也發生了變化,主要表現在宗法制的崩潰和周王室與諸侯之間義務關係的轉移。
宗法制的崩潰。
天子建國,諸侯立家,卿置側室,大夫有貳宗,士有隸子弟。——《左傳·桓公二年》

宗法制是西周統治者為了維護統治而設立的一套政治制度,但這種制度並不是西周首創,而是由氏族社會父系家長制演變而來的,是王族貴族根據血緣關係分配國家權力,進而確立貴族子孫後代世襲特權的制度。

宗法制

這種制度確立於夏朝,發展於商朝,完備於周朝,它是分封制和井田制的基礎,在這套制度下,國家的方方面面都有了規定,而在這種制度下,每個人從出生起,就被打上了無法磨滅的有著明顯上下尊卑貴賤的標籤。

正如《公羊傳·隱公元年》所記載:立嫡以長不以賢,立子以貴不以長,這亦是宗法制的基本原則,此外在這套制度下,作為統治階級的天子、諸侯、卿、大夫和士也被規定了各自的地位、權力和義務,且地位不可逾越,權力不可變更,義務必須履行。

隨著時間的推移,宗法制賴以存在的血緣關係逐漸稀薄和淡化了,這正如一個大家族,經過了幾代人甚至十幾代人的繁衍,親情早已變得脆弱不堪,家族內部的分裂也成為了一種無法挽回的必然性。

同樣的道理,按照以宗法製為基礎分封而形成的諸侯,經過發展,宗族觀念也逐漸淡薄,而逐利的本性開始凸顯,對於周王室的分封而形成的「感激之情」,也蕩然無存。
春秋戰國時期的君主

此外,諸侯國內部這種宗法製為紐帶的傳承也被不斷弱化,甚至圍繞繼承權的鬥爭也在不斷激化,再加上繼任的諸侯,在能力上的欠缺,也導致了異姓卿大夫的崛起,這就使得到了春秋時期,宗法制已經千瘡百孔了。

在這種大背景的推動下,春秋時期先後出現了五位霸主,這更進一步地摧毀了宗法制,也正是由於宗法制的不斷崩潰,維繫社會穩定的上下級之間的權力制約,也無法再發揮出它原本的威力,周王室的地位也伴隨著宗法制的崩潰,走向了衰弱。

張萌麟曾在《中國史綱》中指出:雖然霸主代替周王室成為體系中的仲裁者,但由於霸權的本質,使得諸侯國在殘酷的競爭中不得不採用實用主義的策略,而且不斷變換的聯盟關係也使諸侯之間無法再保持過去的家族間的情誼。
義務關係的轉移。
兼制天下,立七十一國,姬姓獨居五十三人。——《荀子·儒效》

從上述引用我們可得知,周朝立國之後,為了鞏固王室對於遼闊疆域的治理,分封了大量的諸侯,而其中又以王室子弟為主,這也就說明了,諸侯國能夠建立的基礎,是以周王室分封的結果。
西周洛邑的祭祀遺址

但是這種分封並不是平白無故的,這中間是有著義務關係存在的,就好比古代的地主分配給農民種田,當然是有條件的,條件就是需要交給地主貢稅,而諸侯國對於周王室的義務,主要有兩點,那就是納貢和助征。

1.我們先來說說納貢。

成王在豐,使召公復營洛邑,如武王之意,周公復卜申視,卒營築,居九鼎焉,曰:「此天下之中,四方入貢道里均。」——《史記·周本紀》

這句話的意思是,周成王在豐邑的時候,就派召公建造洛邑,這是周武王的遺願,經過周公卜問勘察,終於動工營建,並且將象徵王權的九鼎安放在洛邑城內,並且說:這裡是天下的中央,四方進貢,路程遠近相似。

從這句話,我們可以得出周王室在洛邑建城,就是看中此地是天下的中心,而這樣天下諸侯來進貢的時候,不會因為路途遠近而產生意見,進一步指出了諸侯向周王室納貢,是最基本的義務。

2.我們再來說說助征。

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左傳·僖公二十四年》

從這句話,我們可以看出,周王室大規模的分封諸侯,其目的是為了讓這些諸侯充當周朝的屏障,幫助周王室鎮守疆土,一旦有了外部敵人的入侵,那麼這些諸侯國就是周王室的第一道防線,而如果周王室想要對外進行戰爭時,這些諸侯也要盡自己的一份力量,出兵幫助周王室對外進行作戰。
古代烽火台遺址

《史記·周本紀》記載:幽王為烽燧大鼓,有寇至則舉烽火,諸侯悉至,至而無寇,襃姒乃大笑,幽王說之,為數舉烽火,其後不信,諸侯益亦不至。

這是周幽王烽火戲諸侯的故事出處,至於其真實性,我們暫且不論,但是從這句話,我們亦能看出,周王室有了威脅,周王室發出號召之後,天下諸侯必須來勤王,所以諸侯國還有拱衛周王室的義務。

3.周王室和諸侯國之間義務關係的轉移。

五霸者,齊桓公、晉文公、秦穆公、宋襄公、楚莊王也。——《史記索隱》

到了春秋時期,周王室的權威不斷受到強大諸侯的挑戰,而相繼出現的春秋五霸(上述引用則是春秋五霸的名稱,而《荀子·王霸》中曰,五霸為齊桓公、晉文公、楚莊王、吳王闔閭和越王勾踐,五霸人名不是本篇要談論的重點,暫不論),實際上充當了周天子的角色。

這也就導致了,原本周王室和諸侯之間的義務關係,實際上已經轉為了霸主和諸侯之間義務關係,霸主作為體系穩定的維護者,為周圍的附庸國提供了庇護,那麼這些諸侯國也必須向霸主提供納貢和助征的義務。
春秋霸主齊桓公

從本質上將,春秋時期諸侯國對於周王室的義務關係,已經名存實亡,而之後這種情況則愈演愈烈,不過這時期的霸主為了維護自己的霸權,他們還會打著「尊王」旗號,所以也在一定程度上,維護了周王室的權威,這則是義務關係轉移下,周王室的「意外」收穫了。
戰國時期周王室地位的變化。
萬乘之國七,千乘之國五,敵侔爭權,蓋為戰國,貪饕無恥,競進無厭,國異政教,各自製斷,上無天子,下無方伯,力功爭強,勝者為右。——《戰國策·序》

從劉向為《戰國策》作的序中,我們可以得知,戰國時期的諸侯國,已各自為政,諸侯在諸侯國中的地位,已經充當了各自諸侯國內部的「周天子」。

當然,他們也在各自的諸侯國中享有原本「周天子」才能享有的權力,在這層意識的驅動下,原本周王室和諸侯國之間的義務關係,早已蕩然無存,他們不再充當周王室的「護衛」,更不會履行周王室分封諸侯時,定下的義務。
春秋戰國時期的青銅器

也就是說到了戰國時代,諸侯國已經成為了獨立的脫離地方行政單位性質的主權國家,而春秋時期被周王室分封的諸侯國依然並不具備獨立主權國家的要素,而屬於分封制下的地方行政單位。

這也就是說,春秋時期周王室的地位雖然不斷被霸主挑戰,但是名義上這些霸主還是隸屬於周王室的管轄,而霸主也利用自己的威勢,鞏固周天子的權威,在戰國時代,強大的諸侯國已經和周王室不在具備從屬關係,反正是一種「平級」的存在了。
楚莊王問鼎和秦武王舉鼎。
周朝時期洛陽的「九鼎」,象徵著天子的權威和地位,那是不容被覬覦的,但是在春秋和戰國時期,周王室的「九鼎」似乎成為了諸侯國們最為心儀的「寶貝」,其中最為著名的兩件事就是楚莊王問鼎和秦武王舉鼎,而我們從這兩件類似的事情上也能看出周王室在春秋和戰國時期地位的不同。

《左傳·宣公三年》記載:楚子伐陸渾之戎,遂至於洛,觀兵於周疆,定王使王孫滿勞楚子,楚子問鼎之大小輕重焉,這是楚王問鼎的故事,但是卻被王孫滿一句「在德不在鼎」給頂了回去,楚莊王自知理虧,只能悻悻地以「子無九鼎,楚國折鉤之喙,足以為九鼎」找回面子。

這亦說明了楚莊王在春秋時期,雖強大一時,但並不敢完全無視周王室的存在,這也進一步表示春秋時期,周王室雖然衰落,但餘威仍在。

《史記·秦本紀》記載:(秦武)王與孟說舉鼎,絕臏,這裡秦武王舉的鼎依然還是象徵周王室權力的「九鼎」,不過可惜的是,秦武王卻在這次舉鼎的過程中,發生了意外,絕臏身死。
戰國時期的鼎

不過,秦武王舉鼎這件事,絕不是比比力氣那麼簡單,因為此舉的背後是秦武王想取周天子而代之,這也進一步說明了,周王室在戰國時代,其實已經成為了不被諸侯重視的存在。

戰國時期周王室所在的洛邑,離秦國很近,尤其當秦武王攻拔宜陽,設置三川後,原本屬於周天子的王畿之地,已經成為了秦國的後花園,如果不是秦武王絕臏身死,周王室或許等不到呂不韋滅,就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了。

由這兩次歷史事件可以看出,在春秋時期,周王室的「九鼎」是諸侯連問都不能問的,楚莊王只是問了九鼎的輕重,就被示威逾越周禮,而被天下諸侯敵視,但是到了戰國時期,秦武王直接跑到洛陽去舉鼎了,而天下諸侯甚至周王室都不敢發表意見。

由此亦可見,周王室在春秋和戰國時期的地位有著明顯的變化,甚至可以說在本質上已經有了明顯不同。
結束語:
春秋時期,周天子的地位雖然收到了挑戰,但是依然被天下諸侯所「尊敬」,即便是在實際上代替周天子行使權力和享有義務的春秋霸主,也會選擇竭力維持周天子的「權威」,因為只有打著「尊王」的旗號,才能被天下諸侯認可。

到了戰國時期,七雄相互爭霸是主旋律,而此時在他們眼裡的周天子已經成為了地地道道的「小丑」,諸侯紛紛稱王,在禮節方面也不再拘泥於周禮的限制,大多數諸侯也不會顧及周王室的面子,而自降好不容易爭取到的「王號身份」。
春秋戰國時期的諸侯爭霸戰爭

到了秦昭襄王統治秦國時期,與周天子平級的「王號」也已經逐漸滿足不了秦昭襄王的胃口,於是在臣子的建議下,他看上了「帝」的稱謂,於是就和東方齊國的齊湣王相約一起「稱帝」,這也就是戰國歷史上的東西二帝。

當然這時期的帝號,和後來秦始皇創立的皇帝帝號並不是一回事,不過從這兩個諸侯國稱帝,更一步說明了周天子的在戰國時期其實已經沒有地位可言,甚至還不如二流小國有發言權。

對此,您怎麼看?

參考文獻:《左傳》、《公羊傳》、《中國史綱》、《史記》、《史記索引》、《戰國策》等。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