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的沒想到!宋太宗竟沒有參加陳橋兵變,正在開封家中陪老母

歷史上的沒想到!宋太宗竟沒有參加陳橋兵變,正在開封家中陪老母


說起趙匡胤黃袍加身,都知道陳橋兵變這一個橋斷,評書影視劇比較統一的說法是這件事領頭者主要是趙普和趙匡義,而此時的趙匡胤喝醉酒了,一覺醒來,發覺黃袍加身,只能將就著當皇帝了。
這麼大的事,用酒醒了就黃袍加身當上了皇帝,似乎不太符合邏輯,歷史還是需要考證的。
其實,歷史往往要考證細節,歷史年代久遠,只能靠當時的史書記載來判斷真偽,就像現今社會發生的大事件,總是上新聞頭條頻率最高。
其實,在當時的陳橋兵變中,趙匡胤的弟弟趙匡義根本沒有參加策劃,他不是參與者。
這種說法是有來源的。
因為在但是權威的《宋史.太宗本紀》、《東都.太宗本紀》等文獻中,根本沒有宋太宗趙匡義參加陳橋兵變的記載。要知道,這都是記載宋太宗一生事迹的史書,陳橋兵變本是宋朝開國最可大書特書的一筆,竟然沒有記載,可想而知,趙匡義是真沒有參加陳橋兵變。


在另一本歷史文獻《建隆遺事》中記載:趙匡胤陳橋驛黃埔加身後,帶領大隊人馬返回開封,開封的趙家府成員出來迎接,當時的趙匡胤和趙匡義的母親杜太后還沒起床,安卧如故,而「晉王輩皆驚躍奔馬出迎接」,後又小字注釋,「晉王后受命,是為太宗。」
看來,趙匡胤真沒有下陳橋驛現場。
趙匡義在不在現場,參加沒參加陳橋兵變不重要,因為有他沒他,趙匡胤都當上了皇帝。
關鍵在於,趙匡義後來接班當上了皇帝,哥哥黃袍加身,當了皇帝,作為弟弟接班皇帝,竟然沒參加這樣的大事,似乎有點說不過去,所以評書,野史自然而然開始文學再加工,當仁不讓加進了趙匡義參與策劃的橋斷。
其實,在趙匡義早年,可圈可點的功績不多,在哥哥趙匡胤升到殿前都點檢的時候,趙匡義還僅僅是一個小差事「祗候官」也就是秘書之類傳遞文件,祗候官主要靠舉薦,不難推斷,舉薦者肯定是趙匡胤無疑。


所以,在陳橋驛起事的時候,應該是趙普洞悉了趙匡胤的內心想法,主動實施的行動,而趙匡胤正好半推半就,成就了自己的好事。
這個時候,趙匡義應該是趙匡胤「不相與謀」的對象,無論從人生經歷、戰功等方面,趙匡義根本沒有可圈可點的地方,趙匡胤也不會找趙匡義商量,甚至根本不會將這種絕對機密透露給趙光義。
因為從《建隆遺事》所描述:「晉王輩皆驚躍奔馬出迎接」,一個「驚」字更說明了一切,當時的趙匡義確實不知情。
當然,參加不參加陳橋兵變對當時的趙匡義顯得若有若無,根本不當一回事兒。


後來,趙匡義當上了皇帝,俗話說:「屁股決定腦袋」,此時的趙匡義,也就是宋太宗,假如不參加宋朝這樣石破天驚的開國行動,似乎就有點說不過去了。
所以,讀歷史決不能人云亦云,要去偽取真,才能還原真正的歷史。